当前位置:小雪时间网历史红衣人与死尸打斗
红衣人与死尸打斗
2022-11-22

唐德宗贞元初年,河南少尹李则去世了,还没入殓。这时,有位身穿红衣服的人来到门外,递上名片,请求进灵堂吊唁。他自称是苏郎中,与李则生前交好。

红衣人进入灵堂,便痛哭失声,哭得昏天黑地。哭着哭着,李则的尸身突然站了起来,与红衣人相搏斗。见此情形,家人子弟吓得逃出灵堂,不敢在那儿停留。两人遂关上门来相击斗,一直打到天黑才平息下来。

灵堂外的孝子们听到屋里安静下来了,才敢开门进去。

一看,两个尸体并卧在灵床上,其高矮形状,姿貌鬓髯,服装鞋袜,一无差异。孝子们闹不清是怎么回事,也不知到底哪位是父亲的亡身,便把同族的人都召集到一起,请他们帮助辨识,可是,谁也认不出来,只好装在一个棺材中,把他们一起埋葬了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

接 古 宅 讲 鬼 之 荫 尸

雨并不见小,稀里哗啦下得来劲,偶尔会传来一两声雷声,天际不时被闪电划开,就好象阴阳两世,让人心惊胆战。

忽然,又是一道闪电夹带着撕人心肺的 喀嚓 声在古宅的上空响起,好象要劈开这古宅,使整座古宅都为之颤抖。我握着已经冰冷的水杯,轻声对刘阳说: 困了、累了,我想回去了。

刘阳为难的看了看窗外的雨说: 你看这天,你怎么回去?算了,不如在我这里过夜吧!

我有些不愿,可我知道他说的没错,外面雨这么大,打车是甭想了,我总不能冒着雨跑回去吧?

见我没吭声,他小声说: 要不,我先带你去客房,我们还要继续的

哈哈 我身边的一位男士,发出了刺耳的笑声,显然他听见了我们的对话,而我突然来了精神,大声说: 不!我要听完所有的鬼故事。

刘阳尴尬的看了我一眼,我没理他,大声说: 接下来,谁来讲讲

没想到的是,那位嘲笑我的男士开口说道: 夜深了,每个人都需要睡眠,可我偏偏睡不着 说完他叹了口气,神色到没有倦怠。

我心里没好气的想,做人如你,睡不着也是应该的,怕是脑海里总考虑怎么去嘲笑人,才导致夜夜失眠吧!

我极其不肖地闷哼了一声,他没出言相对,而是开始了他的故事。

只听他继续说道: 妻子死后,我夜夜失眠,想着她怎么睡也睡不着,有时候只能通宵看书或上网。

妻子头七那天的晚上,我毫无睡意。靠在床头,照样拿这本书心不在焉地看着,看了一会我突然有了点睡意,这对于我来说,太宝贵了,我赶紧关了灯,躺进被窝,闭上眼睛迷迷糊糊,似睡非睡,卧室的门突然 咯吱 咯吱 的响了起来,声音不大,却足以震慑我的心灵,让我心里发毛。

带着不安我向门边望去,门好好的关着, 咯吱 声也随着我的视线戛然而止,恐惧随着这寂静的空气被我吸进口腔,瞬间到肺,转眼到达全身。我拉开灯,紧盯了门,双手紧张的握成了拳。

许久之后,我确定刚才的声响,只是我太紧张产生幻觉,我重新躺进了被窝,睡意全无,只好拿起了书,一页页的看下去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一年了,何晨在这一年打工去读书两不误。何晨学习成绩挺好的,虽然不算是很优秀不过大部分成绩都是A跟B的。

第二天何晨背着书包,里面装了全是日常用品,而且还带上了银行卡,虽然何晨不是很有钱不过打工的钱都是很省着用的,所以自己的银行卡也还是有挺多钱的。何晨跟乡里的人的说了声再见,便走出去乡里往城里面走了出去,搭车去找了张老头了。

张老头给他的地址很好找,何晨搭车去的城市的一个大道观一问人就知道了,在湘西一代貌似非常有名的大道观,何晨便等公共汽车到山下了。山下香客络绎不绝,看来香火十分鼎盛。刚进门便被这纯阳观的恢宏气势的震慑到了,远远望去,仙雾笼罩,十米多高的巨大山门都用朱漆粉刷,山门正中间纯阳道观四个描金大字,每个几乎一米大小,十分打眼,心道: 不愧是大地方,有气势,也只有这样的地方才能够出真正的高人啊, 心里对张老头不由多了几分敬重。

尽管现在不是纯阳祖师的诞辰,但是香火依然十分旺盛,香客络绎不绝。

何晨在这个大道观找了一阵子,没有看到张老头的身影,心想, 张老头应该在这道观里面是辈分较高的吧,说不定都认识呢。 一念到此,拉住了一个小道士。

小道士显得彬彬有理,对何晨一稽首: 小施主,有事吗?

我找个人,叫 张金杭,你认识吗? 何晨不好意思的说着

小道士笑道: 怎么会不认识,我们全道观上下哪个不认识他。跟我来 说着带着何晨去找。

何晨心想: 没有想到张老头在这道观地位还挺高的吗,看来我没有拜错师啊。 何晨心中不由窃喜,跟着小道士转了几个圈,小道士在一个偏厅停了下来,对着厅上挂着的画像道: 那那就是张金杭了,旁边还有丘处机等几位前辈,小施主要烧香吗?我们这里有三种套餐可以选择,最低只要九百九十九

何晨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只说了声谢谢,便泱泱而去了

唉别走啊,价格好商量啊,你看看我们的套餐传单吧。 小道士任不放弃继续追着说。

何晨当做没有听到继续走了

何晨又在道观转了几圈还是没有见到张老头,便打算回家的时候,转头一转弯便发现原来张老头就坐在自己对面的一张板凳上,前面还放着一个桌子,上面铺了张白布,印了一个大大的太极,两旁写着,看相、算命、配八字。实话实说,绝不奉承。上一页123下一页